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「人本電子報」寄出的文章
標題:貓與我:一段道德啟蒙的經驗
作者:錢永祥
來源:人本教育基金會
寄出時間: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五日


十年之前的某一天,街坊幾個小學生正在擺弄一隻初生未久的
小貓。他們從同學家要來這隻還未斷奶的幼貓,荒唐地給牠「洗
澡」,卻又因為怕家長反對而不敢帶回家飼養。妻子路過,他
們請求「阿姨」接收這隻狼狽的小動物。妻子一時心軟,居然
答應了。就此,我們開始養貓。

小小貓一轉眼就成年。由於我們無知,牠不慎懷了孕。在我們
的臥榻上,牠生下了四隻小小貓。幾經周折,其中兩隻留了下
來,連同媽媽貓,三個人支配我們的生活之大半,直到今天。

    我一向喜歡動物,對於自己豢養的貓咪自然更是疼愛。照
顧貓的吃喝拉撒(包括吃草清胃的需要),我從不以為煩。貓
咪需要人的陪伴、愛撫,我樂於奉獻時間。坐在書桌前工作時,
總有貓要爬上腿休憩;睡覺時,貓也要分享被褥。在我們看來,
幾隻小生命既然已經進入了我們的生活,我們就有義務好好照
料牠們。所幸我們沒有小孩,用心照顧貓似乎並不構成負擔,
反而愉快、輕鬆、而又獲得了許多感情的回饋。

我們對貓的疼愛或許超出常情,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嘲笑。一個
常聽到的奚落之詞,就是這種愛貓之舉,反映了我們感情上的
某種幼稚或者耽溺。確實,就常情來看,人與動物縱然會有情
感的聯繫,可是由於彼此缺乏「共同性」(感情形態、思考方
式、需求等方面的共同性),這種聯繫應該祇能說是發乎人對
其他生物的仁慈感,有限得很。到了飼主視動物為具有某種人
格的家庭成員,認為自己有義務使動物過得滿足愉快,甚至覺
得動物與自己在情緒上有平等的互動,那就未免有點病態了。
對於朋友的類似訕笑,我們自慚有失成年人的成熟與冷靜,通
常也只好支吾以對。


人與動物的道德問題

理論上談人應該如何對待動物,乃是一個嚴肅而複雜的道德問
題。人與人之間的相互對待方式,應該受到道德規則的節制,
大概算是不爭之論。可是人類的活動所波及的範圍極廣;人以
外的各種形式的生命,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呢?從各種動物、植
物、乃至於河流溪谷山峰海洋、乃至於層層相套的生態系統,
似乎各自都有某種存在的「價值」。有些人認為,這類價值完
全起自人類的需求,因此只要人類有需要,盡可以隨人意使用
這些資源。宰殺動物吃牠的肉、砍伐樹木奪取木材(君不見台
灣大學新圖書館,庋藏雖然平庸,卻不忘以「原木」書桌為
傲?)、推平山丘開發社區、流放污水荼毒海洋,似乎都是人
類理直氣壯的作為。可是這些做法,是否違反了甚麼道德規範
呢?災難發生後,「大自然反撲」等等警告,仍只是從人類的
利害計算的角度來談。究竟有沒有其他的角度,讓我們檢討「人
類支配一切」的觀點的錯誤呢?畢竟,祇從第一人稱的角度出
發的思考,當然不能算是道德性的思考。

把範圍縮小一點,動物與人類的關係比其他生物更為密切,因
此動物在人類手下的犧牲也最可觀。為了人類的口腹之慾,數
以億計的動物日日遭屠殺;為了人類的健康和美容,數以千萬
計的動物在實驗室堬痐踾D折磨;為了人類的情緒排遣,數以
千萬計的動物被迫在扭曲的環境婺g年扮演「寵物」的角色。
這些龐大的數字直逼在你的眼前,如果你對自己行為的道德涵
義還有所關心,你不能不在某個時刻自忖:我對待動物的方式,
究竟有沒有問題?我使用動物(例如優雅地咀嚼其屍體)的時
候,究竟應該遵循甚麼道德規範?

我是一個還算勤奮的學術工作者,因此我也利用機會,格外努
力閱讀了不少有關動物倫理學(或者說人該如何對待動物的倫
理學)的文獻(我還在孟祥森先生的帶領之下,翻譯了彼得辛
格的《動物解放》一書)。我學到了不少理論、事實材料、還
有分析的角度;坦白說,任何以人類為價值中心的意識形態,
大概都經不起這些新觀點的挑戰和駁斥了。人類對待動物——
至少就有感知能力的動物來說——的方式,不僅應該受到道德
原則的規範,並且人類對待動物的原則,與人類彼此對待的原
則,其實不應該有太大的差異。祇談道德理論的話,一切以動
物為工具(為饜足食慾、學術求知心、商業野心、或者情感需
求)而損害動物利益的做法,都是在道德上錯誤的;這個原則
不是沒有例外,不過這種例外的情況要成立,需要道德上極為
有力的理由。


人與動物的隔絕是一種扭曲

我的朋友們,絕少有人聽得進這樣的道德理論。她們可以反駁
說,盡管一套這樣的理論無懈可擊,可是由於其結論與我們的
道德直覺和道德常識相去太遠,太缺乏真實感,這樣的道德理
論一定有問題。這種反駁,我覺得很有道理。一種道德分析,
如果無法與我們的道德感覺有某種接榫、某種契合,當然是不
可能成為一種真實的道德理論的。

可是反過來說,我們也得問,人的道德直覺如果扭曲得過頭,
還有資格構成對道德理論的反駁嗎?舉個例子來說,如果某個
人的道德常識,完全籠罩在男尊女卑的觀念之下、或者黑人劣
於白人的觀念之下,那麼任何要求人類平等、或者性別平等的
道德主張,在他看起來豈不都是背離常識而不真實的嗎?這種
情況下,應該修正的是道德理論、還是這種人的封閉心靈和貧
乏經驗?

在我們今天的生活堙A動物卻正好已經不是一個真實的經驗對
象了。牠們的存在大體不脫食物(在超市、餐廳、麥當勞)、
觀賞物(動物園、馬戲團)、或者寵物這三種身分。可是這三
種身分,正好使得我們關於動物的觀念極度扭曲。我們沒有動
機、也沒有能力把動物看作在活、並且想要活的主體;我們無
意去理解動物的心理情緒和身體感覺是甚麼一回事;牠們的孤
獨、恐懼、疼痛、絕望,我們也不會設法想像和體會。換言之,
我們與動物是隔絕的,至少在情緒感覺的層面上是隔絕了。(試
想,若不是這樣隔絕,我們每天的食慾如何振作得起來?)可
是既然有了這層隔絕,道德理論如果要求人類「尊重」動物的
權利與利益,我們怎麼不會覺得莫名其妙?


養貓是一個教育的過程

與三隻貓生活在一起,幫我衝破了這層隔絕。牠們討得你的歡
心,然後迫使你面對牠們的各種需要、迫使你去了解牠們,最
重要的是去想像牠們的感受和希望。當然,理解會失敗,想像
往往是錯誤的。可是話說回來,不經過這種努力,人要怎樣擺
脫自私與成見累積而成的冷酷與麻木呢?所謂設身處地、同情
共感的能力,要從何而來呢?沒有這種能力、不培養這種道德
敏感度,我們又怎麼會有動機去跨出自己、關懷它者呢?而若
是缺乏道德敏感度,拒絕承認你的對方有牠(或者他、她)的
利益和感受需要你考慮,一切道德規範與道德理論,豈不都註
定是空洞的公式,缺乏「真實感」嗎?

養貓,對於我自己是一個教育的過程。這樣說,並不表示我贊
成飼養寵物。養動物和養小孩可能差不多,都需要極其大量、
極其長期的付出、耐心、和學習。以今天大多數人的生活方式
和心態來說,飼養寵物往往會變成虐待動物。尤其兒童,如果
沒有充分的教導和協助,照料寵物更是太過沈重的負擔。可是
如果有動物已經進入了你的生活,或者你實在渴望身邊有個小
生命相伴,我願意貢獻以上的感想供你參考。而我也誠心相信,
如果小孩子在成長時期有過與動物相處的美好經驗,在日後,
他對人或者其他生物,都會有更真實自然的關懷能力。

我不是動物專家,就好像大多數的父母也不是育兒專家;我只
是有過某些切身銘心的反省與收穫,在此簡略錄下。最後必須
提醒讀者,如果你一定要找個動物陪伴,請通過動物保護團體
或者獸醫師收養流浪動物,千萬不要去寵物店和養殖場購買。
這些地方的暗處,其實瀰漫著無數動物的痛苦與血腥。



★人本電子報訂閱辦法:請參考本站『好康介紹—電子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