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「人本電子報」寄出的文章
標題:擤鼻涕是一種高等刺激嗎﹖
作者:小野
來源:人本教育基金會
寄出時間: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二日


  溫溫熱熱的秋天下午,孩子們懶洋洋的讀著明天要考試的科目
。我讀到一篇描寫「如何開發、刺激孩子的大腦」的文章,故意大
聲朗誦給老婆聽:

  「專家經過實驗證明,有四種不同程度刺激孩子大腦、促進智
力開發的方法。最低等刺激是聽聽音樂、賞花種樹、做做家事,比
較進一步的刺激是去參加一些演奏、演講、旅行的活動,更高等的
刺激就是飼養小動物、攝影、下棋、收藏。最後,請注意聽,最最
高等的刺激就是寫詩、捏陶、演奏樂器、做科學實驗、跳啦啦隊舞
、參加合唱團、參加朗誦比賽、參加六十公尺個人短 跑比賽。」

  當我朗誦到最後這一段時,老婆瞪大了眼睛,問我說:「咦?
怎麼這樣巧呢?」

  所謂「巧」,指的就是最後這一段「最最高等的刺激」怎麼正
好都是女兒最近做的事情?像剛剛才決定要參加六十公尺短跑,連
「六十公尺」的「長度」都正好是刺激腦細胞最好的長度?「啦啦
隊舞」也才剛剛跳完?「合唱團」和「朗誦比賽」也正在進行中,
「詩」也才剛剛完成一首很長的?這未免太「巧」了吧?怎麼做的
全是「最最高等刺激」?難怪女兒的頭越來越大了。

  老婆看我露出了奸詐的笑容,就知道最後這一整段都是我自己
編出來逗她開心的。不過她倒是趁機消遣自己說:「咦,你說的最
低等刺激,像聽聽音樂、賞花種樹、做做家事,怎麼都是我的生活
寫照?可是我覺得自己越來越聰明,智力也充份被開發哩!」

  這時女兒聽到了我們的對話,懶懶的走下樓來。老婆拿了一袋
豆芽對她說:「女兒,你的功課做完了嗎?來,替我把這袋豆芽摘
一摘,休息一下。」

    女兒皺起眉頭說:「只讀完一科,還有兩科。」

  我一把接過豆芽說:「哎,像摘豆芽這種低等刺激的事由我來
做,反正我的大腦不必再刺激了。」

  女兒點了點頭說:「我還得繼續讀那些最最高等刺激的,要考
試的科目了,各位再見!」
對著藍色月亮哭泣的老狼

  近黃昏,我對孩子們說:「各位,我要去頂樓移植豌豆苗,做
一些低等刺激的工作,歡迎各位參加。」

  結果,兩個孩子都跟著上來了。

  上了頂樓,女兒迅速爬上了水塔旁的平台看著天空的雲彩,她
說:「我唱歌給你們聽。」

  她倒聰明,又選擇了「最最高等刺激」的事來做,留下那件「
低等刺激」的工作給我,好像我是一個已經不需要太多腦力開發的
老頭兒了。

  我倖倖然蹲下來,把花槽內剛種下去的豌豆苗一株株慢慢挖出
來,再移植到一個大的保麗龍蛋糕盒內,兒子則在一旁澆水,口中
跟著他的妹妹一起唱歌,他是「高等刺激」和「低等刺激」一起來
,他的頭也越來越大了。

 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,蝙蝠在幽暗的天空滑翔,我過敏的鼻子開
始流鼻水,可是我的雙手沾滿了泥土。我對高台上的女兒說:「喂
,拿張衛生紙,替老爸擤一下鼻涕,OK?」

  女兒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下來,拿了一張薄薄的衛生紙,輕輕貼
在我的鼻樑上,像貼膏藥一樣。我很生氣的說:「喂,又不是在給
我指壓按摩的低等刺激,一直壓住我的鼻樑,難道你不會擤鼻涕呀
?」

  女兒覺得很噁心,用衛生紙在我的鼻孔輕輕抹一下,像觸電一
樣跳開,我的鼻水早已滴在保麗龍蛋糕盒內給豌豆苗當有機肥料了
。

  我很感嘆的說:「哎,你們小時候感冒,要我從你們的鼻孔內
把鼻涕吸出來,我都敢。現在替我擦個鼻水都嫌髒,哎……我真是
傷心呀!兒子,換你上場,來……,我看看你是不是比較孝順?」

  兒子迅速拿著兩張衛生紙一把將我的鼻子罩住,我呼吸有些困
難了。然後他說:「用力呀!」

  我用力擤,他也用力捏住我的鼻孔,他孔武有力,我慘叫一聲
,卻讚美他說:「這……這……真是……一次……很有效的高等刺
激……啊……!」

    月亮出來了,一個是黃色的,一個是藍色的,黃色的是晚上才
出現,藍色的是二十四小時都掛在捷運大樓頂端的標幟。

  女兒在平台上揚著手唱著「風中奇緣」的一首歌「Colors of
the Wind」:

  「Have you ever heard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?」

  你曾經聽過一隻狼對著藍色玉米般的月亮嚎哭吧?

  我摸著疼痛的鼻子想,我大概就是那隻老狼吧?

  豌豆苗在兩個月亮的映照下顯得微微顫抖,它們會像「傑克與
豌豆」中的描述一樣長到天上去嗎?等待奇蹟吧!


人本電子報訂閱辦法:請參考本站『好康介紹—電子報